泛民主運動的反民主思維


Nice written article on why we should support the reform package. We should all enrich our knowledge before making a judgment. Will also post another article on why we should NOT support the reform package easily.

No doubt it is not ideal, but…


 

民主進步,關鍵是人的進步,首先是「民主人」的進步。民主要成功,主張民主的人必須不斷揚棄傳統心態,學習民主思維,培育民主文化。可惜,香港泛民運動的精英們長期自滿於對民主辭藻的一知半解,堅持民主辭藻包裝下的夾雜廣東族村、英國殖民與俠客小說的思維定式,不進反退,日漸走向反民主。本文將分析這些思維定式。

黑白兩分

民主思維強調多元五彩和漸續分類,而反民主思維堅持黑白兩分,非此即彼。譬如政改方案,有中央確定的政治篩選方案、港人期盼的自由競選方案、維持現狀的原地踏步方案。競選當然比篩選更民主,據筆者估算,民主4至9倍。但篩選讓數百萬港人選特首,而原地踏步讓1200個選委選特首,儘管兩者都是篩選候選人,篩選還是比原地踏步民主得多——民主2700多倍!

政改方案不計其數,上述「黑灰白」的分類已是極度簡化,但對泛民精英還不夠簡化。他們只接受「黑白」兩分,說自己的方案是真的,別的方案是假的;他們不承認,絕少純粹的善惡,常態在中間,區別在程度;他們學古代俠客,發誓除惡揚善,否決假普選,好似不知道自己是發誓原地踏步,阻滯民主進程。

在8.31決定之前,泛民力量為了動員港人反對篩選而稱之為假普選,當時看是有效的宣傳策略;現在看,那是政治近視。筆者當時提出「多訊制」最民主,比競選制更民主4至9倍,因此而批評競選制,更批評篩選制,但從未把後兩者說成是假的。8.31決定之後,篩選或原地踏步成為僅剩的選項,泛民精英卻還堅持黑白思維,堅稱政改方案是假普選,把一時的宣傳口號當成長期的政治戰略!於是,香港有可能創造人類民主史上的奇蹟:專制政府提議授予數百萬人投票權,民主派否決議案,成功捍衞小圈子選舉制度,從而在此關鍵議題上實現政治大轉換:泛民主派轉換為反民主派,而建制派轉換為民主派。

敵我分明

現代民主理念對事不對人,以不公平的觀念為敵,而不以任何人或人群為敵。這要求民主派以平等、平和的心態處理利益矛盾,通過抗爭、博弈、交流、談判、妥協、合作贏得社會的盡快進步,而不把對手當作敵手。不幸,自「六四」以來,泛民群體始終以中央政府為敵,認為反北京就是爭民主,遵循毛澤東的教條,凡敵人反對的就擁護,凡敵人擁護的就反對。過度抗爭促成北京的過度防衞,形成相互防衞、相互攻擊的惡性循環。

防衞心態籠罩下的中央政府對香港政改取態保守,但也時常顯示開明,例如上一輪政改同意2012年立法會新增10席,每席都由民選產生。此類民主舉措迫使泛民抉擇:反中還是民主?民主黨就2012政改妥協,標誌該黨為民主放棄反中;泛民力量懲罰民主黨,意味泛民為反中犧牲民主。今天,面臨2017政改的歷史性選擇,泛民力量正面臨歷史性考驗:是真心要民主進步,還是執意與北京為敵?

反中歧視

泛民的政治敵意的對象並不限於中央政府,而是包含本土香港人以外的絕大多數中國人,甚至包含內地背景的香港居民,尤其是其中膽敢涉足香港政治者;反中國與求分離、爭民主、保自由、護本土的訴求夾雜在一起,好像這5種訴求天然合一。事實上,反中、分離並非民主、自由和本土的必需內容。不分青紅皂白地敵視任何國家、任何族群,都與民主、自由、本土理念所依據的多元、包容與和平哲學格格不入,尤其當對方整體上無意為敵時。

現代民主理論重視人的個體屬性,強調人人平等,而無論其群體屬性。與之相對,歧視心態(discrimination)強調個人的群體屬性,認為人分三六九等,優劣善惡取決於其種族、膚色、性別、出生地、成長地、方言口音或家庭出身。香港的政治歧視,突出地表現為排斥「外人」——根據成長地和方言口音而非公民或居民身份定義的「外人」,特別是內地背景、內地口音的人。作為國際大都市的香港,人口構成多元,但政治核心圈中的「外人」卻是絕無僅有,就是這種歧視心態的後果之一。

歧視性反中損害民主運動的道德形象,更帶來昂貴的政治成本。絕大多數中國人,其中包括支持自由民主、同情本土理念的內地知識分子和海外中國人,以及很大比例的香港新移民,不關心、不同情甚至反感香港泛民運動,其中許多人要求中央政府對港強硬,形成不容忽視的政治壓力。

貴族心態

否決政改方案的理由之一,是全民投票會予北京篩選的特首虛假的認受性或正當性(legitimacy)。換言之,為了阻止中央統治獲得認受,必須剝奪香港人民的投票權。這是明顯的反民主。但泛民精英與群眾被敵我和反中心態沖昏了理智,而無法看到、無力承認自己的反民主舉措。

所謂「認受」,指人民依法認可和接受統治,認受的決定權在於人民與法律,而不在精英。政改方案下,若篩選產生的候選人不得人心,港人有多種方法拒絕認受,如不投票、投白票、投廢票、民間投票或網上投票;若選民踴躍參與官方投票,通過高投票率和大量支持票選出新特首,就是表達認受。

否決政改方案,就是要剝奪人民通過投票表達認受的權利,把判定政權認受性的權力控制在自己手中。這是貴族心態。

虛榮私利

有泛民領袖私下承認,通過政改比原地踏步好。但既已發誓否決,如若食言,顏面盡失,更會遭泛民選民懲罰,丟失權力地位。

於是問,民主進程與顏面權力,何者為重?已知發誓是失策,不肯公開承認、不願負責買單,一心維持顏面權力,寧願葬送民主進程,這豈是真民主派應有的心態?

立法會政改表決將是歷史的分水嶺,若泛民議員否決政改案,那標誌泛民主運動的自殺和正式蛻變為反中運動,並加速走向極端化和邊緣化。若至小部分泛民議員幫助通過政改案,那標誌泛民主運動跨出了真正求民主的關鍵一步,可能就此走出華而不實、單純抗爭的童年。

By 趙心樹_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榮休教授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