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ead of Proper Investigation


Proper investigation and evidence sufficient to prove beyond reasonable doubt are no longer exist in Hong Kong. DoJ also failed to critically analyze evidence produced by the bunch of shoe shining idiots. This is quite sad.


 

【明報專訊】物業客戶服務員被指於去年10月17日佔領運動中,警方在旺角清場期間,坐在彌敦道行車道上堵塞道路,並「鬆踭」襲警。他上月否認控罪,案件原定昨天開審,控方昨突提出撤銷全部控罪,辯方另獲500元訟費。據悉,被告的父親求助網友,終在開審前兩天找到多條新聞片段,證明其子清白。片段顯示,被告橫過馬路,隨即被多名警員帶走及制服,並沒有出現堵塞道路或「鬆踭」情况。

任職物業客戶服務員的被告郭偉衡(33歲),原被控一項在公眾地方造成阻礙罪及一項襲警罪。案件上月中第一次提堂,郭否認全部控罪。控方曾指出,案發當日警方在旺角清理行車道,郭坐在行車道,並在警方把他帶回行人路時以右手「鬆踭」撞來撞去,令一名警務督察面部及口部受傷。案件原定昨開審,控方開庭時突申請將全部控罪撤銷,辯方更獲控方支付500元訟費。控方拒絕透露突然撤控的原因。

求助網友找到多條新聞片

陪同兒子到庭的郭父透露,本周二突獲網友告知,已找到多段新聞片段證明其子清白。他們於周三早上立即通知當值律師,數小時後便獲告知控方準備撤控。郭父表示,警方指其子當日走出馬路攔着一輛行駛中的平治私家車,並一直叫囂,試圖煽動其他市民衝出馬路,之後被警方帶走時「起踭」令督察受傷。新聞片段中並沒有出現平治,郭則站在惠豐中心及匯豐大廈的過路線中間位置,3名警員上前包圍郭並將他帶到行人路,隨即有5至6名警員將郭按倒在地。

律政司:整體證據無合理機會定罪

郭於庭外被傳媒問及曾否擔心審訊時,他稱﹕「無擔心,有足夠證據。」並相信只要「將個事實講出來」便可。律政司回應稱,最近收到警方提供的進一步證據,經詳細考慮後認為整體證據不再能支持合理機會達至定罪,故提出撤控。

郭原被控於去年10月17日,在九龍彌敦道673號匯豐大廈外的行車路上,直接造成或可導致公眾地方或交通遭受阻礙;另被控於同日在彌敦道664號惠豐中心外,襲擊執行職責的警務督察李國耀。

【案件編號﹕KTCC1697/15】

Site: http://news.mingpao.com/pns/%E6%97%BA%E8%A7%92%E6%B8%85%E5%A0%B4%E8%A2%AB%E6%8D%95%20%20%E7%88%B6%E5%B0%8B%E7%89%87%E8%AD%89%E5%AD%90%E6%B8%85%E7%99%BD-%E8%A2%AB%E6%8C%87%E9%98%BB%E8%B7%AF%E8%A5%B2%E8%AD%A6%20%20%E9%96%8B%E5%AF%A9%E5%89%8D%E6%92%A4%E6%8E%A7/web_tc/article/20150529/s00002/1432835499354

Advertisements

切勿輕率袋住先


I have posted an article on why we should support the reform package. Here is an article on why we should NOT support the reform package.


在支持與反對的民意長期膠着的情況下,政改方案本已陷於難產;但港府日前邀請全體立法會議員月底北上與京官會面,似乎又為通過政改製造一線契機。社會上仍有聲音寄望北京政府可以像2010年於最後關頭出手,採納一些「改良安排」,讓政改得以通過。這種想法實在過於樂觀。

立法會數個議席跟特首寶座的份量在北京領導心目中,差距不可以道里計。中央政府2010年時在立法會選舉上願意讓步,不代表在特首選舉就會讓步。「一國兩制」之下,香港行政權力集中在特首身上,即使有中聯辦等機構,北京始終須要透過特首控制香港。

特首如不能跟北京「同心同德」,施政偏離中央方針,不但打擊北京領導人的威信,隨時會危害國家利益和共產黨政權的穩定。假如北京再次讓步,更會造成一個在關鍵時刻退讓的壞慣例,令「反對勢力」日後的叫價可能愈來愈高,影響中央政府未來對香港的有效管控,故北京不會輕易在特區行政長官的選任上作實質性讓步。

細節未明 陷阱處處

在這些因素下,是次北上會面,極可能只是形式化的走過場,好讓北京有更大理據把政改失敗的責任往民主派議員身上推,進一步打擊泛民2016年的選情。

即使北京最終提出讓步方案,接受白票「守尾門」或團體票改為個人票等做法,其實際操作也未必如我們想像的,可以為選舉制度添補民主成分。所謂「魔鬼在細節中」,議員和市民要避免給一些口號式的概念蒙蔽,得看清真相,再作決定。

以白票「守尾門」為例,其概念是選民可以通過投白票否決選舉結果,令支持不足的候選人不能當選。但要多少白票才可以否決?否決後如何安排重選?候選人可否再次參選?期間過渡政府又由誰人執掌?通通都是「有排煩」的難題。如果用陳弘毅建議的方案,同屆選舉只可再來一次,以免無限重選,那提委會即使再次提名不受公眾支持的人選,市民也不能用白票表示反對。

部分溫和泛民聲音認為,北京政府與提委會不可能對大量白票坐視不理,故只要政改得以通過,一般市民始終可以表達意見,發揮影響力;但政治現實是,即使有數十萬人集會示威,長期佔領街道,北京也可以視若無睹,區區白票,又何足以影響大局?

比起白票「守尾門」,團體票或公司票改為個人票的安排,就涉及更多可以操控的細節。「個人」的定義廣泛,董事或理事是個人,僱員與自僱從業員也是個人,前者效果跟現在團體票或公司票效果相若,後者又被指變動太大,扭曲提委會組成的本意,難以在立會得到足夠票數支持。此外,如只有部分界別轉為個人票,是否可以接受?事實上,不少界別的組織只佔全體少數,即使容許其一般成員以個人身份投票,也未必能有效代表該界別。

再者,即使這些改良做法得以實行,也不見得可以改變政改方案本身窒礙港府施政自由度的問題。在人大8.31的框架下,提名委員會將以2 + N方式投票。特首候選人必然要盡力爭取每個委員的支持,以求取得首三名資格出線。

要避免得失任何一派勢力,取得最多提名委員支持,參選人在政綱和日後施政上,只能傾向維持香港現有利益分派機制,繼續高地價低稅率、過分依賴金融地產的政策,以爭取各個利益集團的支持,換來最多的提名票。

在提委會「出閘」後,候選人又要在普選得到廣大市民支持。面對施政方針和社會利益分配因提名機制而不能大改的情況下,候選人只能從增加短期或一次性的社會福利入手,以派糖換取普選票。在這種怪異的選舉機制下,特首當選後施政要兼顧更多不同勢力的利益,管治必然面對更複雜的制約,令特區政府比目前更難制訂出前瞻性的政策。

回應市民 施政暢順

不少「含淚」支持政改的朋友認為,不管政改通過與否,大陸未來就是「擺明車馬」要全面管控香港。這次政改北京與建制派之所以有動機和壓力去讓步,在於過去大陸對2017/2020全面普選的承諾。

如果香港不接受方案,大陸便再也不受普選承諾制約。即使《基本法》有規定香港政治制度要循序漸進,往後的政改方案也只會比現在的方案更保守。在他們的想像中,如果這次政改通過,至少我們尚有一個不完美的普選方案,可以把普選的「基因」植根香港的政治制度內,期待日後慢慢發揮影響力,一步步走向更民主,同時跟大陸建立起良性互動。

然而,政改問題的核心在於香港市民要的是民主自治,而不是單單要一個「民主制度」。我們要通過民主選舉,令政府執政可以回歸市民大眾的真正需要,令管治與施政暢順,而不是爭取一個空有些許民主成分的制度外殼,實質卻是走過場的儀式或程序。面對政改方案的種種問題,我們多作商討無妨,切忌輕率「袋住先」。

By 房吉祥_新力量網絡理事

Things I’ve Learned in My Thirties


What have you learnt in your past 10 year?

The Mother Hood

Friday, April 13, 2012

I’m turning 40 on Sunday and embracing it every step of the way.  I have lost my brother and sister in my 30’s, both passing away before they were 45.  In fact, my sister died when she was 35 and my brother died just before he turned 42.  It’s strange being the one left behind.  They were both very troubled souls and I do miss them every day.  The pain isn’t has sharp as it once was, but I often feel the void.  Nonetheless, I see my 40th birthday as a day to celebrate my life and all the beautiful parts about it.

Normally, I stay on topic and talk about the process that my dearly beloved and I are going through as we try to conceive, but I think I would be remiss if I did not stop to acknowledge this monumental moment in my…

View original post 812 more words